您的位置 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《六域玄靈》葉玄章節列表免費閱讀 第14章少年蹉跎紅塵道(14)

時間:2018-07-30 13:50:28編輯:皓雪殤

《六域玄靈》是風揚六月所著的一本武俠仙俠小說,作者文筆極佳,題材新穎,推薦閱讀。《六域玄靈》精彩章節節選:看著昏迷的聶一刀,韓義抽了抽鼻子,“大姐,把高偉交給你沒有問題,但是光把這小子送進去,也解決不了我這邊的問題啊?”“你什么意思?”白桂枝瞪了韓義一眼,“人我給你,還要我怎么樣?”“你也看到了,這小子這...

六域玄靈

推薦指數:10分

《六域玄靈》在線閱讀

《六域玄靈》 第14章少年蹉跎紅塵道(14) 免費試讀

看著昏迷的聶一刀,韓義抽了抽鼻子,“大姐,把高偉交給你沒有問題,但是光把這小子送進去,也解決不了我這邊的問題啊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白桂枝瞪了韓義一眼,“人我給你,還要我怎么樣?”

“你也看到了,這小子這么不甘心被人抓進去,他肯幫我們作證,把那個胡九換出來嗎?”

韓義瞅瞅白桂枝,把視線引向高母,“您看是不是請她幫忙勸勸?”

“哼!”

白桂枝把頭一抬,一對綠瑩瑩的眼珠盯著韓義說道:“韓老四,你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了!人交給你我就算是已經仁至義盡,怎么了,你還打算讓我替你善后嗎?”

“得、得……我自己想辦法好不好?大姐,那麻煩你們和我走一趟,那個游魂被我供在土地廟里避三光,這小子我也一并帶過去。”韓義說著話把聶一刀背了起來,看了看旁邊的小六兒。

“這孩子我來背著好了。”

高母心里惦記著兒子,雖然明知道有自家這位老祖宗在,高偉不至于出什么大事情,但時間拖長了也恐怕生變,于是主動要求搭了把手。

“連多帶兩個人土遁都這么費勁,真是……韓老四,你這段時間還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,瞅瞅你這憊懶的德行,等五百年一次的天劫到了,看你如何混過去?”白桂枝不屑地撇撇嘴,白光一閃化作虛影投入高母腦后。

“我比你差了可足有兩百多年的修行,當我用土遁是不耗法力的嗎?”韓義小聲嘀咕著,腳下黑氣彌漫裹住了高母兩個,咬著牙從懷里掏出了一張靈符,貼在了高母腿上:“高夫人,這土行遁符可是珍貴的很,我手里攏共也沒幾張,您這路上千萬莫要摘下來,免得浪費。”

高母把小六兒打橫抱在懷里,慎重地點了點頭。

“疾!”

韓義掐訣,右手兩指對著高母一晃,黑氣頓時暴漲,鋪天蓋地把幾個人挾裹著卷入地下。耳邊呼呼風響,高母有些害怕下意識閉著眼,再睜眼時卻轉瞬已經置身在一個破敗小廟之中。

信手拈起一只小葫蘆,韓義接過小六兒,然后把那物件遞到高母手里。

“你兒子走失了的魂魄就在這里面,回頭自有大姐幫你安魂入殼,我就不必多囑咐了。”

高母小心把葫蘆收好,有些不放心地看看地上的聶一刀問道:“小峰他……你們是要把他交給公家嗎?”

“他犯了錯自然是要承擔責任,只不過也不曉得他肯不肯幫我們解脫胡老九的罪責……唉,只是可憐了小六兒這一家,沒來由受了牽連。”

高母臉色有些不好看,知道韓義是在發牢騷,也不好多說,便沖著韓義微微頷首向門口走出去。

“唉!”

背后韓義長長嘆了口氣,正要把地上兩個弄醒。

突然門口嗚地刮起了狂風,接著腥味直躥鼻孔,一道黃光閃電般沖進了廟里面。而剛剛走到門口的高母,也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,情不自禁站了下來。

“壞了!壞了……韓老鬼,快幫我一把……”

黃禮滴溜溜打著轉轉在廟里勉強站定,還沒完全穩住身形就對著韓義大叫:“老鬼,快……封住門口,那勞什子追過來了!”

“咦?你不是去……該死,你這是惹了什么東西追過來?”

韓義打眼看到是黃禮,剛說了半句,就看到門口一片灰蒙蒙仿如實質的霧氣張牙舞爪地撲了過來,才到門口已然把近處的石樁染成了一片晦暗顏色,繼而呼啦啦坍塌下來。

他心里一驚,連忙極快速地把兩只手串花般疊在一起,口中大叫:“疾!”

他腳下立刻一大團黑氣升起,韓義把嘴一張,鼓起了腮幫子猛吹上去,那黑氣呼地一下便迎著灰霧擋過去,只聽耳邊嗶嗶啪啪的亂響,那兩團霧氣相互碰撞,竟然發出了接連不斷金鐵交擊的響聲。

“風火行兵,刀槍若林……敕令!”

黃禮手忙腳亂從半截袍子里掏出了一大把黃符,左右開弓對著那門口就是天女散花般撒了出去。那些往日里輕飄飄的黃紙頭,此刻卻仿佛百十利矢一般狠狠刺在了灰色氣團之上。只見那灰霧表面火花亂冒,黃符接觸的地方紛紛癟了下去,而黑氣則趁勢把灰霧的去路堵了個水泄不通。

高母這才反應過來,發出了“啊”的一聲尖叫,飛快地跑回了堂屋前面,嘴里同時結結巴巴地呼喚道:“老祖宗!老祖宗……”

“唉!真是不得消停……”

伴隨著蒼老的聲音,高母身子一僵,從她腦后飛快攢射出一道白光暴射向門口。

那白光曲折連環點在廟門左右,每停頓間,墻壁和廟門上就冒起一小團火苗,空氣中隨之也啪地輕響一聲。如此接連響了十二聲,在那廟門附近瞬時亮起了一圈由白色火焰組成的圓環,那殘舊的木門無風自動,咣當一下子便死死地關住了!

“這是十二元辰熾火局……”黃禮眼睛一亮,猛地跳了起來,對著剛剛落在地當間的白光大叫道:“大姐,是你嗎?你……你還活著?”

“呸呸呸!你個二百五臭屁王,什么叫還活著?我壓根就沒死……”身子一晃,剛剛落地成形的白桂枝被黃禮的一句話差點噎背過氣去,連連呸了幾口,嘴里毫不客氣罵著,臉上卻露出皺紋堆壘的笑容。

“我就知道……大姐怎么會被那區區劫雷要了性命?大姐,這幾十年你是怎么過來的,為什么不來找兄弟我……”黃禮根本不在乎白桂枝的惡聲惡氣,只是喜出望外地一路迎到她面前,眼圈一紅,雙膝跪倒說道:“大姐,自從你沒了音信……我這一直掛著尋你,總算皇天不負有心人,你……”

說著話,黃禮竟然忍不住眼淚汪汪地抽泣了起來。

“哭什么!我們堂堂的臭屁王黃二可不是那種慫貨……”白桂枝此刻也不禁有些傷感,揉了揉眼窩,伸手把黃禮扶了起來。

當年五靈族人派到河西之地的同門里,白桂枝和黃禮兩人最為要好,雖然不同族,但卻著實一起經歷過幾次生死大難。要說五人里還最數黃禮本性淳厚沒什么功利之心,對同門幾人也都是誠心誠意地交好,故此白桂枝對這個二師弟也是照顧有加,護著這貨不被其他師兄妹欺負。以至于此刻,黃禮這一番發自肺腑的喜悅,那是絲毫不加掩飾地完全展露出來。

旁邊韓義心里酸酸的,不由陰陽怪氣說道:“大姐獨獨偏心黃老怪……適才見時卻先把我好生訓斥一頓,都是同門,也要分個親疏遠近……”

“韓老鬼,你這家伙賊頭賊腦的,手腳又出了名的不干凈。這同門里面,你看哪有幾個和你親近的?”

黃禮哼了一聲,順勢站了起來,指著韓義笑罵道:“既然已經找到了大姐,怎么早不和我說?”

“屁話!我這不是帶了大姐過來……我哪知道你這貨搞得如此狼狽回來,何嘗讓容我有那功夫和你二爺通報來著?”

“我還奇怪你老四為什么要我們過來,原來是要我和黃二見面……”

白桂枝微微一笑,轉頭問黃禮:“二弟,你這是招惹了什么,怎么如此狼狽不堪?”

黃禮口打唉聲,伸手攤開,掌心顯出一把零碎竹片說道:“不瞞大姐,我這次原本是打算替老四出頭打掃頭尾,卻不提防陰溝里翻船了……”

原來黃禮仗持著新近煉成法器,氣勢洶洶一路尋覓找到了韓義被困之地,原以為不過是一些殘余晦氣作怪,他不以為意之余,突然起了順藤摸瓜的念頭。便在剿滅陰晦之氣之先,故意留下了一絲氣息出去,自己悄悄躲在一邊觀察,看究竟什么人在背后暗算他們五靈同門?

那糧庫之前自從出了韓義這檔子事情之后,便成了一片不祥之地。尤其到了夜晚時,風聲鶴唳、鬼哭神嚎地總有些讓人疑神疑鬼的動靜出來。故此,這一片便暫時沒了人進出,連看守的人也故意躲開這里巡視,倒是方便黃禮在這里詳細查勘。

說到這邊怪異之處,不過是當初困住韓義法陣的殘余晦氣作怪,那些污穢陰氣也沒人收拾。尤其偏偏在庫門附近種植了一棵十幾年的槐樹,便由得那些陰穢附身于樹身之上,借著這草木之靈肆意招惹鳥雀來樹枝上棲身,偷偷吸取些微精氣溫養。

天地眾生靈皆是茍且偷生,哪怕這些陰晦之氣也是不甘心消亡于世,好容易有了這生存之道,自然是抓緊了時機發展壯大。

原本黃禮此番過來不需要費什么力氣,只要用那法器隨便劃拉幾圈,即可沖銷掉那些陰穢殘余。

偏偏他要等的這位也存了設伏的心思,想要坐待上鉤之人出現。

半夜里,也不知何時從何地涌來這許多灰霧瘴氣,漸漸把這一塊連同黃禮本人也都遠遠包圍了起來。灰霧彌漫,毒瘴絲絲縷縷吞噬河堰周圍那些花草,轉眼就讓附近荒蕪一片,不管是大小,一株株接二連三地枯黃凋謝下來……

黃禮潛伏在碎磚亂石之中,只顧盯著那棵陰森蒼槐,根本沒發覺自己已然被灰霧圈在里面。

直到槐樹瑟瑟抖動,那些陰穢之物有了異動時,他才愕然發現周圍幾丈方圓已經聚集了大片毒瘴,彷如實質的粘稠灰霧慢悠悠往中心卷動,而他早就被困在了這陷阱里面。

黃禮悚然跳起,立刻把金竹法器抖手對著西南角甩了出去,閃閃的竹節驟然散發出無數刺目的金炎,灰霧被燒得吱吱作響,逼退些許。

“瘴氣……哼!”

仗著烈陽金竹法器之威,黃禮雙手來回舞動如飛,那根金竹隨之左沖右突,金炎不斷穿刺于灰霧之中。

吱吱聲不絕于耳,隱隱約約聽到遠處有人驚咦了一句。那些灰霧隨即立刻分出了一縷,迅疾地繞過黃禮,如同一條飛快游動的小蛇般,嗖嗖地躥向槐樹那邊。

“著打!”

黃禮眼角余光早看到那縷鬼鬼祟祟的瘴氣,趕忙抽空兒從袖籠里甩出了三道黃符,砰砰接連追著釘了上去,那長長一縷灰色瘴氣隨之斬為四段……

吱吱得怪叫幾聲,那被剁開的幾節細長一縷瘴氣原地扭了幾扭,竟然就勢兵分四路嗖嗖躥上了樹冠,各自找到了一節樹疤鉆了進去。

那樹身陰穢匯合了瘴霧氣息,一時間仿佛是吃了什么大補的東西般,枝葉嘩啦啦一陣劇烈抖動,緊接著一條粗大樹根拔出地面!

嗚嗚怪響,樹葉漫天飛舞,只見樹根帶著細小根須,不斷衍伸拉長、連蹦帶跳往黃禮這里撲了過來。

陰風呼嘯,嗚嗚怪叫著卷起落葉往那暴起的根包上去,密密扎扎地裹得嚴嚴實實,那樹根憑空漲了數倍大小,呼地向半空揚起,然后猛地一曲、一彈!

無數葉片旋轉,雨打芭蕉似的沖黃禮襲到,被陰風侵染的落葉已經堅實太多,拇指大小的葉片仿若一片片利刃,劃破空氣阻礙,嗖嗖聲不絕,轉眼已經到了近前。

黃禮情急,大叫著滴溜溜身形疾轉,右手一扯袍袖,一領大褂盤旋揚起展開,呼啦擋在了那暴風驟雨般落下的葉片之前。

啪啪啪的撞擊聲,刺啦刺啦布帛被撕扯劃開的聲音,連同嗚嗚地風聲呼嘯混雜在一起,讓人心悸心寒。而黃禮眼睛一瞬不瞬地依然盯著半空里翻卷搖晃的樹根,不敢有一絲一毫怠慢。

他眼角余光同時還不住掃視周圍彌漫的霧氣,盡管金竹還在不停左沖右突,把那些瘴氣炙烤得滋滋作響,似乎已經讓灰霧前進不得,但他心里卻依然感到緊張不已。

他心里有些預感,背后施法想要困住他的那個操控者,絕對不止這兩下子,估計正醞釀著什么殺招,隨時隨刻就會在自己放松的那一瞬間釋放出來。

“這個操縱邪法的家伙隱忍如斯……難道真如老四所說,那個背后作怪的小子想把我們幾個分化,再逐一解決不成。看來是來者不善、善者不來啊……”黃禮一邊分神應付兩邊攻勢,一邊默默升起了趁漏逃走的念頭。

六域玄靈

六域玄靈

作者:風揚六月類型:武俠狀態:連載中

作者對于把握文字的控制情感能力非常好,牽發一動全身。全程高糖,牙疼不賠。

小說詳情
真人游戏挑战任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