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倉鼠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恐怖 > 陰婚不散:惡夫纏上身

更新時間:2019-04-17 12:13:36

陰婚不散:惡夫纏上身 已完結

陰婚不散:惡夫纏上身

來源:袋鼠書城作者:發宵分類:恐怖主角:蘇小凌燕宇

經典小說《陰婚不散:惡夫纏上身》由發宵所編寫的懸疑類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蘇小凌燕宇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憑空掉下來一個鬼夫,好吃懶做,花天酒地,哪次不是美女左擁右抱在懷,這些,她都能忍,唯一不能忍的便是他吃軟飯了!吃著她的,喝著她的,住著她的,到頭來還意氣風發地對她指指點點。可是這些,她最終還是忍下來了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第五章酒品見人

燕宇喝得酩酊大醉,抱著懷里的女人就想離開,懷里的女人步伐輕盈,一襲長裙將腳踝遮住。

可是這一切讓我看來只覺心驚,從腳底吹上來的陰風,讓已經有些上了口的酒氣退散去。

那女人分明沒有腳,臉上的白也有些過分,溫柔的眼神兒之中總是透著一股難以名狀的死沉感覺,像是一個死了許久的人重新套上活人的衣服。

我緊盯著燕宇的一舉一動,順手推了推旁邊的烏靈,半晌兒沒有回應,回頭一瞧,發現這個家伙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著了。

心想八成是指望不上了,我嘆了口氣兒,心里沒底,正猶豫著要不要去提醒一下燕宇,想著之前燕宇是怎么對自己的。

心中雖然氣不過,但是好歹燕宇也是她我從小的童養夫,就算不看這個,也得看在外婆的面子上。

起身往燕宇身邊走去,燕宇酩酊大醉,步伐飄虛,我一把推開燕宇懷里的女人,挽住燕宇的胳膊。

被推開的女人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上,猛然間回頭,一束灰暗的燈光打在她的臉上,慘白且猙獰的表情讓我心里一涼。

燕宇轉頭看了眼我,當即甩開我的手,問道:“你怎么來了?”

說罷,趕緊去地上扶摔倒的女人,“如煙,沒摔疼吧?”

如煙轉變一副甜美楚楚的笑容,“我沒事兒,倒是你,怎么樣了?”

愣在原地的我,憤然又委屈,她這個好人還真是當錯了。

燕宇上上下下檢查完如煙之后,突然回頭瞪向我,“你這個女人來這里干什么?該不會是真的入戲了吧!告訴你我的生活你少來插手!”

我氣不過,上前一把揪起燕宇的衣領,由于倆人身高實在是有些差距,我也只能昂著頭。

怒道:“誰稀罕管你的私生活,我現在巴不得你趕緊被那女鬼纏身!”

“你說什么!”

如煙在一旁氣得直跺腳,我定睛一瞧,竟然在如煙的身下發現了一雙腳,難不成剛才是她看錯了?

烏靈不知什么時候醒來,在我氣到不行的時候上前將其拉開,“燕宇,真是好巧啊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“烏靈,別裝了。”

我一旁低沉說道,烏靈一驚,“原來你都知道了啊!”

“我又不是他,這么**!”

我學著燕宇,瞪向他,再看看旁邊一臉委屈的如煙,冷哼一聲兒,“鬼配鬼,真是天生一對,祝福你們!”

燕宇在身后不知說了些什么,但那些話都被酒吧的音樂給掩蓋住了,真正飄到我耳朵里的也只有離婚二字。

莫名地心有些難過,我明白,她并不是在替燕宇難過,而是那種被人誤解的委屈。

一定是這樣,我拿過烏靈的酒,一飲而下。

酒量并不淺的我,竟然被這一口酒嗆得眼淚都流了下來,巧的是烏靈正巧這個時候跑過來,見我這樣,一臉哀愁。

說道:“燕宇出來喝花酒是他的不對,你也不至于傷心到自己糟踐自己吧?”

嗓子眼兒被烈酒辣的生疼,加上剛才咳得有些猛,我只是捶打著胸口想要順一順解釋一下,她并不是因為燕宇喝花酒才這樣的。

不成想烏靈抬起手掌,輕輕拍打著我的后背幫她順氣兒,邊順氣兒邊說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,婚后夫妻生活難免會有摩擦,這些都是小事兒,我,你還是需要大度一點兒。”

大度你媽個頭啊!

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,連忙直起身子,臉頰通紅,嗓子眼兒仍舊**著。

好容易順了氣兒,怒道:“烏靈,你八成該不會是個傻子吧!”

說罷,我憤然離開酒吧,烏靈愣在原地,想不明白現在的女人情緒怎么變化這么猛烈,做錯的難道不是燕宇?她又干嘛將火氣撒到他自己身上?

我摔門上車,烏靈也緊跟著上了車,我本想著慶祝一下自己當了老板,誰能料到全被燕宇那個家伙給攪亂了,想來便是氣氛。

烏靈剛啟動車子,燕宇抱著如煙搖搖晃晃大搖大擺地從酒吧走出,我見此,立馬上前打開車的大燈,晃得燕宇睜不開眼睛,只是一個勁兒地在那里罵。

解了氣的我看著燕宇那潑婦模樣,冷笑一聲兒,轉頭對烏靈說道:“那家伙看起來人模狗樣的,想不到罵起街來還是個好手兒。”

烏靈撓撓腦袋,“我,其實燕宇他并不這樣,大概只是喝了點酒罷了。”

“喝了點兒酒?”

我再次冷笑,說道:“你難道不知道酒品見人品嗎?酒后發酒瘋就怨不得別人扯他了,開車!”

烏靈一副放心不下燕宇的表情,但礙于旁邊坐著的是老板,也只好一踩油門,經過燕宇身邊的時候一不留意開進了一灘泥水之中。

嘩啦啦,泥水剎那間濺了燕宇跟如煙一身,惹得車上的我激動地拍手大叫好樣兒的。

**燕宇,我算是看明白了這個高冷的男人,看起來文質彬彬一塵不染的模樣,實則卻是個流連風花雪月的渣男。

在我的心里,對燕宇又厭惡了幾分。

烏靈先是將我送回了學校,正巧我也想把宿舍的東西都收拾一下,準備搬去古董店,畢竟已經畢業,再賴在學校宿舍保不齊最后會被怎樣掃地出門。

大包小包都打包好,我指揮著,烏靈拿出體力,將東西都搬上了車。

我是第一次做老板,經商方面的很多事情是沒有經驗的,但是人都是會有第一次,經過一家書店,我還特地順了一本經商策略大全,準備好好啃一啃。

前店主已經將個人東西都搬走,我樂此不疲地清理著古董店,一趟下來累個夠嗆。

烏靈氣若游絲地側靠在沙發沿兒上,幽怨的眼神兒看向我,問道:“為什么要讓我來干這種苦力活兒?”

我捏著雞毛撣子,彈著高架上的灰塵,不假思索回道:“因為你是個男人,有力氣。”

“燕宇難道不也是男人嗎,怎么不叫他來?”

我將雞毛撣子往烏靈身上一扔,懟道:“他的男人勁兒都用在了女人身上,要是你能把他請來,我倒是不介意古董店多一個幫手。”

烏靈聽后,眼睛一亮,隨即說道:“我現在就去找他。”

不等我阻攔,烏靈已經憑空消失,嘆了口氣兒之后,我一鼓作氣將剩下的活計全部做完。

悠閑地閃著扇子在店里走來走去的時候,烏靈喪著臉歸來,“我,你說得沒錯,燕宇確實不來。”

我見怪不怪,問道:“我們去吃飯,都餓了。”

同烏靈吃過晚飯,我接到了母親的電話,心頭一直被陰婚的事情煩悶著,至今我無不太能夠原諒父母的袖手旁觀,便沒有去接電話。

關機,我又打包了幾分飯菜,準備明天早上熱一熱就成。

同烏靈從餐廳走出來的時候,我眼尖,正巧看到了行蹤詭異的如煙。

烏靈的精力全放在打包飯菜上,我便找了個理由將烏靈先支了回去,自己一人跟蹤如煙來到了一家賓館。

一路尾隨,我跟著如煙進了賓館之后便迷了路,此時夜色也漸漸暗了下來,如煙又來去不定,鬼魅如同影蹤,作為人的我實在是有些吃不消。

賓館前臺是個大媽模樣的女人,身材臃腫毫無美感,我趁前臺有人辦理房間的空隙快速往電梯拐彎去走去。

如煙的身影閃進電梯,被跟上來的我瞧見,決定等下一班電梯。

電梯停在四樓,我方才按下了電梯,緊隨著也上了四樓。

四樓靜悄悄,好在走廊上鋪著厚厚的地毯,以至于走起路來的聲音并不大。

我并沒有在四樓找到如煙,但我很肯定如煙一定在四樓的某個房間里,至于到底鬼鬼祟祟地在做什么,正是我想要知道的。

如煙不是人,我看得出來,盡管如此,我心里總是覺得哪里不太對勁兒。

走廊盡頭的房間傳來一陣兒窸窸窣窣的聲音來,我聽得渾身汗毛直立,此時心中十分后悔,想來如煙不是人,她跟烏靈不同。

烏靈沒有危險性,但是如煙不一樣,從她的所作所為之中我十分肯定如煙一定目的不明。

想到這里,我轉身開始往回走,手上碰上電梯按鈕的時候,突然間猶豫住了。

腦海里浮現出的不是別人,正是燕宇,酒吧里他們雖然吵了架,水靈也知道如煙接近燕宇的目的一定另有目的,只是于心不忍。

心中氣著,我還是放棄了離開,徑直往走廊盡頭的房間走去。

恐懼感在慢慢升起,我突然間想到了外婆臨終前留給自己的那本日記本,上面記載的東西,我認為很可能跟陰婚有關。

想著想著,人已經來到了房門外,屋內傳出一聲兒悶哼聲兒,我眉頭一顫。

她覺得自己似乎是忽略了點兒什么,燕宇雖然不是人,但好歹有個肉體寄居,如煙就不同了。

但說到底,人家兩個你情我愿的,大晚上干點兒什么事情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,她這般屁顛跑過來救人,傳出去到底也是她我理虧。

房間內突然陷入一陣兒許久的沉寂,我嘆了口氣兒,剛想轉身離開,面前的房門卻‘吱呀’一聲兒打開了。

無盡的恐懼漫上心頭,走廊的聲控燈卻在這個時候突然熄滅,世界瞬間陷入了漆黑之中,借著窗外的月光,我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如煙。

晚上的如煙果然是現了原形,因為是提前心里有預計,我并沒有表現出驚恐的模樣,只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兒。

如煙一身紅衣,面容蒼白,活脫脫一下人的女鬼。

似乎是見我沒有多大反應,冷笑一聲兒,瞪起猩紅的眼睛,幽靈問道:“你是什么人,竟然不怕我?”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• 第一章 童養夫
  • 第二章 捉鬼人
  • 第三章 斗嘴
  • 第四章 提出離婚
  • 第五章 酒品見人
  • 第六章 女鬼不好對付
  • 第七章 大難不死
  • 第八章 不嫌事大
  • 第九章 鍛造肉身

猜你喜歡

  1. 懸疑小說
  2. 架空小說
  3. 奇幻小說
  4. 輕松爽文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真人游戏挑战任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