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倉鼠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恐怖 > 撈尸詭事

更新時間:2019-05-17 10:41:32

撈尸詭事 已完結

撈尸詭事

來源:追書云作者:流浪行柯分類:恐怖主角:曲海

火爆新書《撈尸詭事》是流浪行柯最新寫的一本懸疑靈異類型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曲海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胡一仙說他是這臥龍湖的管理員,帶我和馬大膽回到他的家中,可他馬上就離開,這讓我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。半夜,見胡一仙自己一人出去了,我在后面悄悄地跟了上去。尾隨到臥龍湖,他居然脫下衣服露出了長滿了鱗片的身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我就這個問題,和馬大膽討論了半天。

最后得出兩個可能,估計很多人也都能猜得到。

這第一種可能,就是我還沒下水便中了黑棒子甩籽,上了別人的套兒。

誰的套兒呢?八成就是隱藏在江底下那位的迷魂陣。

按照馬大膽所說,他一開始的確是想著把浮尸口中那方寶玉挖出來的,可是劃著江漂子尋了半天也不見蹤跡,所以正準備回去。

正當這時候,他發現了我的船,接著上船才發現我不在,再接著就是剛才的一幕了。

按照馬大膽的說法,我打一開始就被什么東西迷了魂竅。

剛剛那種種切為幻覺,是什么東西想置我于死地所施的法。雖說馬大膽也不相信真有所謂水爺這東西,但是現在似乎只有這種可能能解釋得通了。

當然,還有第二種可能。

這種可能就更玄乎了,這也是我更加為之畏懼的一種猜測了。那就是,從一開始皆為假象。

從哪里呢?

從我師傅接到鎮公社的電話時開始,這就都是假的。

也就是說,根本就沒有什么浮尸,而鎮公社所說的漁夫子看到的浮尸,其實就是幻想。

這也就好理解,為什么我師父那么經驗老道的人,看到那死倒兒就張羅寫回去。

其實,我師父從早早就懷疑,所以也就有了他臨出江前說得那句話。

這證明,我師父一早就看透了那些東西,但是,出于某些原因他沒有說出來而已。

而他有些不情愿,且象征性帶著我和馬大膽去江上尋了一圈后,立馬打道回府。

要這么推測,我師父的確精明得要死,為何這么說呢?

因為我們竄江子的講究得是和水爺和氣生財,我師父早就看出這是個套,嘴巴里邊咬著寶玉的浮尸,出現這種事的可能性簡直太低了,甚至不可能,試問誰臨死會往嘴里塞石頭?

但是為了不得罪水爺,他默不作聲,估摸著為的是賣給水爺一個人情。

大不了,過段時日,再拖個死倒兒而已。

所以,回到岸上他才急急忙忙的去了鎮公社,想要解釋清楚這件事。

而馬大膽自然不知道這里面的邏輯,撐著江漂子就去尋尸了,不料想我們兩個都中了套兒。

“要你這么說,咱們倆今天是在劫難逃了?”馬大膽手中握緊了一只櫓板道,“這事還真他媽是越來越玄乎呀!”

我能感覺到,馬大膽呼出的都是氣話

不過這倒是也正常,不管誰遭遇了這種事,估計都嚇得不輕,能像馬大膽這樣,能說全一整句話的,已經很不錯了。

相對而言,我就不如馬大膽,他媽感覺自己褲襠里似乎都被什么東西沖熱乎了。

這種糗事我可沒敢和馬大膽胡謅,即便是死,也得留個好印象不是?

接著我們倆商量對策,討論是向回走還是怎么辦。

似乎老天爺給我們的選擇并不多,我們倆一致認為應該往回走。

一來要是靠了岸,這水下的東西即便在水里再牛逼,也奈何不了岸上的我們了。

可是某種隱隱約約的感覺,在我和馬大膽心中同時浮現了。

這個東西要真是設下了這么個大套兒,那現在我和馬大膽已經是甕中之鱉了,怎么可能這么輕易就逃出去。

所以,打一開始,其實我們兩個都不看好這個方案。

但是為今之計別無他法了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我對馬大膽說:“等會,你千萬別他娘的亂看,要是看到了什么不凈的東西,興許咱倆還沒等腳沾土呢,就成了死倒兒。”

此時,馬大膽不知從哪里來了一絲幽默:“怕個球,反正你師父是干這行的……”

不過,我聽了這笑話,可怎么都笑不出來。

我來掌船,馬大膽警惕四周,而他那條江漂子被拖在船后,像一條尾巴。

羅子江的寬度不過五六百米,所以我們的船是橫向前進的,目的是就近登陸。

我事先估計了下,大約行進個半個小時,我們倆就能在最近的陸地登陸,所以我也甩開了膀子更加賣力。

中途,馬大膽問我之前聽沒聽我師父說起過類似的遭遇。

我想了想,還真有一檔子事和我們倆的境遇出奇得像。

這事發生在清末,那時候趕上南方革命軍北伐,整個秦嶺淮河以南都有戰事,所以很多戰爭難民就背井離鄉來到這羅子江流域求生。

有一戶姓劉的人家,戶主叫劉寶坤,帶著一兒兩女搭船從羅子江下游的關門鎮打算逆流而上,打算尋個世外桃源,從此隱居下來。

某天夜里,劉寶坤夜里估計是被尿憋醒,就出船艙去方便。

可剛起身他就覺察不對勁,大概往日頗鬧人的幾個船夫子竟然半聲兒都沒有了,索性他就出船艙去看,不看不要緊,一看差點沒嚇死。

因為他竟然看到那羅子江上密密麻麻的漂著少說上萬的死倒兒,死倒兒們蹭著船幫而過,散發出的惡臭簡直熏的人直犯暈。

劉寶坤原來在老家也是精通異術的,知道這事絕對不簡單,其中必然有大羅虧(鬼里邊的頭頭)在作祟,而他的這點道行顯然不夠,知道今天自己要是不放血,這一家老小保證是掛在這了。

要說這劉寶坤也是狠人,走進船艙,一把抱起襁褓中的小女兒,二話沒說就拋進了江里。

接著跪在船甲板上,“當當當”在甲板上連磕了幾百個響頭,直到船平安駛過這浮尸江段才罷了。

最后,那劉寶坤的腦袋都血肉模糊了,當場就磕死在了船甲板上。

他那剩下的一雙兒女,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爹死在了眼前。

聽到這里,馬大膽好奇的問道:“你他娘的說了這么多,和咱倆現在有個屁關系?感情你是沒嚇死拿你馬爺打屁嗑呢!”

我見馬大膽有些不耐煩,就直接道出了其中的厲害:“其實但不是說這其中有死倒兒的關聯,而是你知道那劉寶坤后來如何了嗎?”

馬大膽貌似聽出了我的意思,默不作語聽我說著。

我道:“傳聞,那劉寶坤磕頭磕死后,沒等家人上前扶持,就猛頭扎進了羅子江里,而更關鍵的是,那劉寶坤的尸體掉進水里就再沒浮起來過。”

“按照你的意思,感情那老劉成了水爺?”馬大膽瞪大了眼珠子看著我道,“難不成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我點了點頭,默認了他的意思。

其實這些事情都是我從師父那里聽來的,而為何我如此斷言今天遇到的水爺就是當年的劉寶坤呢?

其實嘛,我師父就是當年劉寶坤兒子親手調教出來的。

“臥槽,想不到你和這老太爺還沾親帶故?”馬大膽此時連水爺都不叫了,直接喚作老太爺,而且極大聲,

呦,我聽他這么說,便知這貨八成還想和水爺套個近乎。

我接著道:“按照剛才我的推斷,這些似乎都能解釋的通,畢竟我師傅是劉寶坤兒子的徒弟,所以必然要對這位水爺退讓三分,況且這羅子江流域能讓河閻王讓步的,我估摸也就這位劉寶坤了。”

馬大膽聽我的話,連道有理。

馬大膽卷了顆蛤蟆頭(旱煙),惡狠狠地抽了幾口,等他把煙蒂撇進水里時,我覺出了一絲不對勁。

我們這估計已經已經劃了半個小時了,可船頭前方仍舊連個陸地的影子都沒見到。我有些慌神,因為這感覺可不像在江面上劃船,而是像寬闊的大湖。

“難不成劃錯了方向?”我自言自語安慰自己道,“這江面太靜了,劃錯方向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嘴上是這么說,不過我心里跟明鏡兒似的,我的方向絕對沒有錯,因為這對一個水夫子而言,就算不認識爹媽,也不可能在江上迷失方向的。

縱使江面不管多平靜,水下的暗流是一直向下游去的。

我腳踩在船上,能很清楚的感覺到暗流的流向。

馬大膽看出我的焦慮,支支吾吾說了句:“要不換個方向……試試?”

我不做聲,也沒改變方向,又向前劃了二十分鐘左右,可仍舊沒看到絲毫靠岸的意思。

我逐漸放慢了速度,看了看馬大膽,這時候我們倆四目相對,眼神里都有幾分絕望。

我坐了下來,讓他也給我卷了一顆煙,我吸了口煙頭皮都麻了,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平日有師父在時,我什么事都能仰仗著他,可如今只能靠自己了。

我感覺就像是黑暗中有一只大手,惡狠狠的攥了一把我的心臟,整個人都要崩潰了。

這時候,馬大膽突然站起來,抓起船槳開始調轉船頭,接著他面容僵硬的向我笑了笑道:“你曲爺九成是選錯了方向,這回我來試試……”

我仔細看馬大膽的臉,他都成了灰綠色。

其實真正讓人崩潰的,絕不是妖魔鬼怪,而是讓人絕望的境地。

這種絕望往往是突破恐懼的,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這根稻草很快就來到了,馬大膽劃了約摸半個多小時,可仍舊連岸頭的影子都沒有。

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時間里,我們又換了幾個方向,但結局都是一樣的。

我和馬大膽都麻木的坐在船頭,一言不發,心中只剩下最后的希望了——天亮。

我算過了,最多再有三五個小時,天際就會有變化。

那時候,哪怕只要有一點光亮,我們倆就準能摸上岸。

可老天爺似乎這點希望都不打算給我們了,有一個東西突然從遠方慢慢顯出了模糊的雛形。

馬大膽推了推我:“曲海,你看那邊!”

我聽他語氣有些不正常,還以為看到了光亮,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,馬大膽沒底氣的吐出兩個字:“死倒兒!”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• 第1章 銜玉女尸
  • 第2章 水爺
  • 第3章 你他媽要殺我
  • 第4章 鎖魂玉
  • 第5章 相同的遭遇
  • 第6章 抉擇
  • 第7章 龍眼
  • 第8章 我可是個厚道人
  • 第9章 見大場面

猜你喜歡

  1. 輕松爽文小說
  2. 重生小說
  3. 游戲小說
  4. 百合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真人游戏挑战任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