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倉鼠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風流小贅婿

更新時間:2019-07-02 14:28:47

風流小贅婿 連載中

風流小贅婿

來源:袋鼠書城作者:星夢的風雪分類:穿越主角:白一弦蘇止溪

小說主人公是白一弦蘇止溪的小說是《風流小贅婿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星夢的風雪所編寫的穿越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將相本無種,贅婿當自強。二十一世紀青年魂穿前知縣公子,沒有三千美嬌娘,更沒有十萬雪花銀。唯有楊柳岸,曉風殘月,一曲離騷,道不盡的風流......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第10章就這么簡單

白一弦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我這一跪,就只值百兩銀子?這樣吧,我若是能分辨出來,我也不要你的銀子!

不過,你以后見了我,都要行師生之禮,并稱我為老師,如何?”

白一弦本來不愿咄咄逼人,只不過身為一個現代人,豈能被一個古人看不起并欺負了去?

那掌柜聞言,有些猶豫:以后見了這紈绔,要行師生之禮,還要尊稱老師......這以后要讓自己如何見人?

不過轉念一想,自己怕什么?這白一弦不學無術的名聲也不是一天兩天!他根本不可能懂得書畫!

自己浸淫此兩幅畫中八年都無法分辨,他一個草包何德何能能分辨的出來?退一步來說,若是他當真看一眼就能分出自己八年都無法分辨的畫作真偽,就算稱他一聲老師又如何?

那掌柜的想到此,便說道:“有何不敢?不過,我說的分辨出來,可不是你隨便指著一幅畫,說它是真的就是真的!你必須舉出令人信服的證據!”

白一弦說道:“這是自然!”

那掌柜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大街上,當街下跪認錯吧!”

白一弦被氣笑了,說道“掌柜的,你未免也太自信了些!我還沒有分辨,你就認為我輸了?”

那掌柜的說道:“不然呢?你自己有幾斤幾兩,你自己不清楚么?你自己摸著你自己的良心說說,你懂畫嗎?也敢大言不慚說自己能分辨出來!”

白一弦搖搖頭,四處看了看,說道:“掌柜的,你這里,有沒有透鏡?”

掌柜的皺皺眉,說道:“并無!白大公子,我們現在是辨畫,你要透鏡做什么?難不成要將我的畫燒了不成?”

那一邊久未說話的年輕公子說道:“莫非用透鏡可以分辨真假?”

白一弦說道:“不錯!用透鏡,能看的清晰一些!”

掌柜的哼道:“故弄玄虛!是明知自己會輸,所以在拖延時間吧!”

那年輕公子說道:“即是如此,我差人去買一塊也就是了!”說完隨意一揮手,立即從店外走進來一人!

那年輕公子吩咐了一句,那人便領命而去了!

這一幕看的白一弦很是艷羨!原以為自己之前這半月過的就是紈绔的生活了,可跟這年輕公子一比,完全不在一個檔次!自己完全沒有這公子哥的那種氣勢!

那掌柜的此時說道:“這位客官,這白一弦完全就是故弄玄虛,你又何必給他這個臉?”

透鏡也就是放大鏡,在古代是用透明的水晶或者寶石磨成的,很是珍貴。因此一塊透鏡的價值不菲,但買回家的用處卻很少!

在掌柜看來,根本沒必要花費大價錢去買一塊沒什么用的透鏡!

那年輕公子笑笑,也不說話,只是自顧自的在欣賞那兩幅畫作!

沒多會兒,那隨從便將透鏡買了回來,白一弦接過透鏡,先是隨便找了個東西試了試效果!

隨后遞給了那年輕的公子哥,手指著兩幅畫的某處,說道:“差距就在這里,用透鏡觀看,一看便知!”

“哦?就這么簡單?”那公子有些好奇的接過透鏡,往白一弦手指的地方看去!

就連那掌柜心中都有些驚疑不定的看去:難道這白一弦當真有辦法能分辨出來?

那年輕公子分別在兩幅畫上觀看之后,一臉的驚訝之色,說道: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!果然妙極!掌柜的,這次,你可是輸了!”

那掌柜的聞言,心中一咯噔,急忙接過透鏡,彎腰往那兩幅畫上,剛才白一弦的手指之處,也就是兩幅畫中山雀的眼睛上仔細看去!

沒多會兒,掌柜的臉上就忽青忽白,又驚又喜又有些憂愁!驚喜的是多年的執念終于得解,憂愁的是,自己打賭,竟然輸了!

白一弦說道:“掌柜的,這回如何?可是分辨出來了?”

掌柜的有些失魂落魄的直起身子,口中喃喃道:“竟是這么簡單!”

這兩幅畫,由于山雀都在看著水中的小蟲,所以兩只山雀的倒影都映在了水中!

兩幅畫的山雀的眼睛,一幅有倒影,一幅沒有!

這兩幅畫,山雀采的是遠景,雀鳥本就小,眼睛自然更小,若是不用放大鏡,當真極難看出。

白一弦剛開始自然也沒看出來!不過他剛才用搜索引擎得知,溫庸是個特別注重細節的畫家!

除此之外,他作畫的一些特點,比方說眼睛里的倒影等等,都被搜索引擎羅列了出來!

如若不然,白一弦也不可能會知道的那么清楚!

那掌柜的也不說話,只是匆匆離開,沒過一小會兒,又返了回來,手里捧著一個盒子!

打開盒子,里面也是一幅畫!這幅畫,也同樣是溫庸的作品,一幅雀鳥圖!

掌柜的拿著透鏡,仔細的往每一只雀鳥的眼睛看去,果然,只只雀鳥,眼睛里全部都有倒影!

掌柜的一陣頹然,坐在了椅子上,全身似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:虧得自己自以為愛畫,懂畫,竟然還不如一個紈绔!

自己這八年,是研究到狗身上去了嗎?可笑自己剛才還嗤笑別人無法看出!

掌柜的放下透鏡,長嘆了一聲,說道:“溫大師不愧是溫大師!是我輸了!想我研究了八年,竟不如一個紈绔搭眼一看!”

那掌柜面色有些糾結,白一弦也不說話,就那么靜靜的看著他!身后的小暖一臉興奮的模樣,仿佛少爺贏了,她也與有榮焉!

而旁邊的那年輕公子哥也不說話,只是饒有興致的看了看白一弦!

那掌柜糾結良久,最終長嘆了一聲,便走到了白一弦的面前,深深一揖,說道:“達者為師,是我小看了老師!”

白一弦沒想到這老頭雖然脾氣和嘴巴臭了點,但竟然打賭輸了不賴賬,如此干脆就履行了賭約,因此也不好揪著不放。

便說道:“既如此,那這兩幅畫,便是我的了!”

那掌柜的說道:“自然!”

白一弦哈哈一笑,說道:“小暖,替少爺把畫拿上,我們走!”說完之后,又是一副騷包模樣的打開折扇,一步三晃的走了出去!

小暖開心的上前拿著畫,跟了出去!

那年輕公子急忙跟上,說道:“這位兄臺,留步!”

白一弦轉頭看向那公子,說道:“還有何事?”

那年輕公子看了看小暖手中的畫,說道:“我乃是來買畫的,可如今我所看中的畫卻被兄臺給贏走了。”

白一弦這才想起來,這年輕人確實極為喜愛這兩幅春趣圖,不過到了自己手里的東西,如何能吐出來!

便說道:“這是我憑本事得來的,你若想要,拿銀子來換!”

那年輕公子喜道:“你肯賣?”他心中有些疑惑:真正愛畫之人,得到喜歡的畫作之后,是不會輕易賣出的!

這溫庸大師的畫作不算是稀有,但偏偏加上這幅贗品之后卻又極為的珍貴!

他原以為白一弦能輕易分辨真假,定然是因為極為喜愛溫庸大師的畫,常年研究所致。因此定然不會輕易賣出,只會自己珍藏!

小說《風流小贅婿》 第10章 就這么簡單 試讀結束。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• 第7章 講故事
  • 第5章 紈绔生活
  • 第3章 朝為贅婿
  • 第6章 楞的怕橫的
  • 第8章 孰真孰假

猜你喜歡

  1. 豪門小說
  2. 暖婚小說
  3. 職場對決小說
  4. 民國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真人游戏挑战任务